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穿越到未来做考古学家

第97章 这世界这么精彩,我想要出去走走

  距离异兽群进犯明石城,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。

  “尹成在外面混了十几年,最近几年才回到明石城,我们搜查他的住所,发现了很多违禁品,他的身份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了,他是一名邪教徒,曹杰重病在床时,他曾多次过去看望,曹杰会成为邪教徒显然是他的手段。”

  在一家餐馆内,就着餐桌上的美食,田高对何征讲述道。

  “把异兽领主引来的也是他,他蛊惑王见义拍卖了那枚异兽蛋,让人运送回明石城,然后故意泄露异兽蛋的气息,吸引来了那只巨鹰。”田高喝了一口果酒继续道。

  他身上看起来蛮凄惨的,原本胳膊上的伤刚好,但异兽群入侵时,他表现勇猛,虽然受了不小的伤,但最后活了下来,还在生死压力下杀死了不少异兽。

  而这番经历,让他可以完全掌控引擎开三档的状态,甚至可以短暂冲击一下四档了,同时,因为英勇的表现,也让他在卫士府内的地位大为提升,甚至明石城主还专门嘉奖了他,已经把他收为了自己的学生。

  这可是十分难得的荣誉了,最重要的是,明石城主本身没有子嗣,也从未收徒,他这般做,似乎是有心把田高做自己的继承人来培养。

  田高的性子,其实过于温和,但同时也沉稳负责、意志坚定,明石城主或许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。

  今天这顿饭便是何征特意为田高庆祝的。

  “果然是尹成搞的鬼吗。”何征想起那天看到的尹成,他还有些不解,“可这又是为什么?尹成不是王见义的舅舅吗?”

  “当年王见义的父亲是强行抢占了尹成姐姐的,尹成姐姐生下王见义后不久就郁郁而死了,那时候的尹成就找过王家麻烦,但被王见义的父亲直接打了一顿,后来他离开明石城,过了十几年回来,给人的性格大变,变得圆滑不少,花言巧语得到了王见义的信任,重新回到了王家。”田高把自己知道的信息,一股脑的说了出来。

  他现在身份超然,足以接触到一些机密信息了。

  “所以尹成是包藏祸心了?”何征喝了一口酒道。

  “包藏祸心?”这对于田高来说倒是个新奇的词儿,点了点头道,“你们考古学家知道的真多……就是这个意思,这些年尹成偷偷做了不少事,将王家的许多财产都转移了出去,卫士府正在调查这方面的事情,该是送到了他加入的邪教徒组织。”

  何征点了点头,依然有些不解:“因为雇佣队被灭,曹杰怨恨王家,尹成把曹杰培养成邪教徒,是利用曹杰的怨念,让他冲入王家杀戮,结果被我意外打断计划……可接下来他就搞来了一颗异兽蛋,吸引来一只领主异兽,准备让整个明石城都跟着陪葬?这也太丧心病狂了吧。”

  “不,其实尹成加入的邪教徒原本是想要借助这次事情,进入明石城大肆杀戮一番,培养势力的。”田高摇头对何征道,“不过那伙邪教徒已经全灭了。”

  何征愣了一下:“全灭?军队做的?”

  “不是。”田高脸上露出浓浓的疑惑,“军队事后赶到明石城,搜查四周的时候,他们发现附近有一片森林被彻底冰冻,所有的一切都结了一层冰,还有四五十个邪教徒,也都被冻成了冰渣,那些邪教徒每一个都是好手,最强的一个甚至可以开七档,真的打起来恐怕就算城主大人都不一定是对手……可他们都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何征露出惊讶之色,这……是什么样的力量!?他很快想到了什么,眼睛一亮,“之前轰中那只巨鹰的陨石……”

  田高看了何征一眼:“城主跟我说,杀死邪教徒的是和平教会的至高神术,极度冰寒,召唤陨石的是神术万有引力……如今这世界上能施展这种神术的人,就只有圣城才有,可能是圣城那边发现我们有危险,所以出手相助吧。”

  和平教会是超然于原民国度的势力,原本田高还不解其意,现在却是彻底明白了。

  但何征却忍不住皱起眉头,心有疑虑,当时陨石下落的时候他就在眼前,总觉得……那颗陨石是为他而落的,还有杀死所有邪教徒的极度冰寒……

  这些跟他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

  他忍不住悄悄摸了摸放在口袋里的那枚神谕戒指,想到了在这些事件之前,便已经消失不见的白老头。

  白老头没有了神谕戒指,那神术能力应该大打折扣,理应无法施展万有引力和极度冰寒的……那么,做这一切的又是谁?跟白老头有没有关系?

  “何征,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这一次你的表现很不错,城主让我问问你,想不想加入卫士传承?”田高这时忽然开口问道。

  加入卫士传承,就相当于是进入体制,成为公务员……

  但何征立刻就摇了摇头:“还是不要了,我好好做我的考古学家就好。”

  “也对。”田高也没有劝,“你的考古天赋那么强,我听说你们余会长即将离开明石城,调回天京城,那明石城考古工会会长的位子,以后肯定就是你的了。”

  何征听到这些话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,他已经知道了这消息,明石城遭遇异兽群袭击后不久,考古工会位于天京城的总会,就立刻发来了信息,将余蕾调回了天京城,似乎是天京城内有人十分在乎余蕾安危,知道明石城这里的事情,担心她的安危,才将她调回去的。

  异兽群袭击后不久,原本离开的林迪和他的冒险队也重新返回了,现在还驻扎在白牛旅馆,余蕾过两天应该会跟林迪一起离开。

  同时,一起离开的还有克里斯。

  这起事件后,克里斯主动加入了林迪的冒险队。

  克里斯原本所在的雇佣队,便是将那颗异兽领主蛋带回了明石城的雇佣队。

  当时异兽蛋气息泄露,王家饲养的异兽开始发威,尹成也露出獠牙,孙昊当时为了保护克里斯,被尹成所杀……

  前两天何征看到克里斯时,这个平日总是一副憨厚面容的少年,满脸悲伤和痛苦。

  他在明石城没有亲人,是孙昊将他带回明石城的,他也将孙昊视为了亲人,孙昊死去,他便也决定离开这里,而林迪的冒险队显然是最佳的选择。

  “大家都要离开了啊。”想到克里斯,何征心中忽然涌起一阵淡淡的哀伤。

  他跟田高吃了大餐,喝了不少酒,便准备离开。

  走出餐厅两人正要告别,穿着漂亮红裙的艾丽,忽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,眼睛满是关切的看着田高:“田高,你准备去卫士厅吗?我陪你一起去吧,刚好我爸让我到卫士厅办点事情。”

  ――艾丽最近对田高的态度变得热切了许多,毕竟田高现在被城主看中,未来不可限量,身家暴涨。

  只是面对艾丽的热切,田高的表情却依然平静,他本身爱慕艾丽,求之不得,这一次经历异兽群袭击,经历生死危机,心念仿佛彻底放开了,也产生了新的追求:他要变得强大,变成城主那样的强者……

  儿女私情,在他眼中便看得淡了许多。

  其实仔细想想,自己跟艾丽的那番慕恋,也是十分好笑的啊……

  “抱歉,我要到城主府一趟,老师让我去找他,无法跟你顺路。”田高轻声向艾丽拒绝,跟何征摆摆手便走开了。

  艾丽显然很难接受,原本对自己关怀备至的田高突然变得这般冷淡,她咬了咬嘴唇,脸上闪过一丝恼怒,忽然想到,城主府就紧挨着卫士厅,这哪里是不顺路?分明是田高在故意回避她!

  想到这里更觉气愤,眼眸一转又看向了站在旁边看戏的何征,脸上随之浮现出微笑。

  “抱歉,我们不顺路。”何征抢先说道,扭头便走,直接把引擎开到三档,唯恐跑之不及。

  艾丽暴躁的怒骂声远远从身后传来。

  何征表情畅快,田高这人哪都好,就是跟艾丽的这番爱慕让何征怎么也没办法接受,现在他倒是走出这阴影了……舔狗舔到最后终于觉悟了啊。

  何征并没有急着回家。

  他一路来到东区,这里正处于灾后重建的情形,房屋修缮,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。

  何征一路来到了和平教堂――偌大的教堂此时彻底坍塌,变成了一片废墟,有人正在收拾那些碎屑,何征很轻松的就看到了,正蹲在一堵倒塌墙壁上,满脸愁容看着废墟教堂的柯文文。

  柯文文的小脸上说不出的发愁。

  “喏,糖心果,路上给你卖的。”何征在柯文文身边坐下,将手里包裹在绿叶中沾满了糖汁的紫色果子递给柯文文,“还发愁呢?遇到这种事情圣城不是会给你拨款,重建圣堂的吗?”

  “拨款是拨款,可我的业绩这一下是彻底完了啊。”柯文文接过糖心果送入嘴巴一颗,叹气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决定了。”柯文文这时突然精神起来,站起身,挺起自己的小身板,仿佛要宣扬什么般,对何征道,“我决定离开明石城!”

  “什么?”何征不由愕然,“你也想要离开了吗?”

  “我从记事的时候就一直待在明石城,对外面的世界十分的好奇,不过我们家老爷子那身体,肯定不好在外面奔波的,我得给他留下来养老,现在老爷子既然不懂事的离家出走了,那我也就没什么顾虑了,我要出去走走。”柯文文这番说道,“我要冒险!”

  说完这番话,柯文文的小脸上,洋溢着痛快的表情,她扭头看向何征:“你呢?一起去冒险不?”

  何征有些怔怔的脸庞上,慢慢浮现出了微笑。

  其实他在跟田高吃饭时就已经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去!”他也站起身来,笑着说道,“这世界这么精彩,我想要出去走走。”

  ……

  距离明石城有数百里远的临溪城。

  “哎,这什么世道。”白老头满脸厌恶的感叹了一声,收回了探视的目光――他现在正跟老神棍坐在一家小酒馆的角落里面,就在刚刚这里发生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,有一个人被他人斩杀当场,四周却响起了欢呼,这让白老头感觉十分不喜。

  “现在这世界就是这样的。”老神棍摇了摇头,“你开了十几年酒馆,这种事情遇到了不少次吧。”

  “明石城还算好点,但……也差不多吧。”白老头有些沮丧,手里捧着一个破旧的木头杯子,他冲老神棍露出疑惑的表情,“已经过去半个月了,你能告诉我你突然出现,到底是为了什么吗?”

  “我想要把战争教廷的老部下都召集起来。”老神棍沉默片刻,沉声说道。

  “召集战争教廷?”白老头一脸愕然,十几年前战争教廷被列为异端,当时战争教廷受到迫害,不少人就此分开,他们原本以为再无重聚之日,可老神棍想要重新召集战争教廷?白老头紧接着声音颤抖的说,“你疯了?”

  老神棍脸上露出微笑,说道:“还记得战争教廷内的那则预言吗?”

  “预言?”白老头怔了一下,接着脸上露出不屑,“当年初代教宗建立和平教会,并在教会内部设立了战争教廷,他在离开这个世界前,说他总有一天会重新回归……这寓言你竟然当真?初代教宗身体融入原能位面,连一点渣都没有留下,怎么还可能重新回归……”

  老神棍静静的看着白老头,脸上带着微笑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  白老头的语气却突然停顿了下来,老脸微微颤抖了起来:“不会吧?你是说……文文就是初代教宗!?”

  老神棍的表情似乎僵硬了一刹,微微摇了摇头,决定不再跟白老头继续这个话题了。

  而白老头已经进入了某种震惊错乱的状态:“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……我在禁域捡到文文,那地方人类根本无法生存,一个女娃子忽然出现在路边,本身就充满了神秘,我……我应该早就想到的,可谁能想到初代教宗是个女人……这是转世重生吗?我,我竟然把初代教宗养了这么大?”

  初代教宗一直都是以蒙面盔甲人的模样示人,据他说这样显得有逼格,没有任何关于他的画像遗留下来――除了,圣堂神殿内的机密典籍上。

  看着白老头自顾自说话的模样,初代教宗在自己怀里掏摸了一番,最后取出了一个封面发黄的书册。

  他将书册翻到了某一页,那上面是一副惟妙惟肖的画像。

  初代教宗见证了原能位面降临的一幕,并且他还是很幸运的,在最初就让前文明时代的手机,化为心灵符文降临心间的人,他就是最初掌握了原能威力的天才人物之一……而这画像是初代教宗的恋人为他所画的,也是世界上唯一仅存的,初代老教宗的画像。

  画像上的人看起来三十多岁,脸上有伤,手握战锤,神情冷酷的直视前方。

  而这张脸,除了那一丝岁月带来的沧桑和伤疤,其它地方和何征,一模一样!

  ……

  “我们可以加入林迪的冒险队,跟他们一起上路,我估计他应该不会收我们钱吧?”确定了要一起出发冒险,柯文文跟何征回家的路上,就在不断的巴拉巴拉的讲述着自己的打算。

  何征满脸冷汗的不断点头附和。

  这次异兽入侵,柯文文跟何征杀了不少异兽,这都是有奖励的,再加上异兽骨头血肉也能卖钱,加起来他们足足赚了四百多万,还有何征先前没用上的那一箱子钱,两人现在怎么说也是快八百万的身家了,柯文文竟然还在斤斤计较那最多不到五千块的路费。

  ……是个过日子的人!

  两人来到家门口,柯文文身体突然一僵,听到了什么动静,她表情顿时浮现出怒火:“卧槽,有贼!竟然敢偷到咱们家!?”

  这么说着,柯文文就抽出自己的正义之袭,呲溜一声,冲院子里冲了过去。

  可很快何征就看到她的身体停了下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何征连忙走到呆站住的柯文文身边,他的表情也随之呆了起来。

  不大的小院子里,一片狼藉,一只金色的古怪小兽现在正坐在井边,抱着一块肉感愉快的啃着,这小兽一身金色羽毛,只有人头那么大,身体胖乎乎的,长有禽类的双爪,和一双跟身体不相配的翅膀,整体看起来还是十分可爱的,它抱着肉干啃得不亦乐乎。

  注意到何征跟柯文文后,愣了一下,露出警惕模样的将肉干三两口吞入肚中,接着,它忽然发出一连串愉快的叫声“唧唧,唧唧”,小短腿在地上飞奔来到何征面前,身体一跃而起,落入何征的怀里。

  “什么情况!?”何征跟柯文文面面相觑。

  “这东西……”何征接着看向自己房间,发现房间的窗户已经破掉,这小东西似乎是从他房间跑出来的,它……是那只巨鹰领主的蛋,它竟然孵化了出来?

  卧槽,我还没有来得及吃它,它竟然就孵化了?

  这孵化出的是什么玩意?

  何征双手下意识的抱住这胖鸟,表情一时古怪之极。

  “唧唧,唧唧……”胖鸟极为聪慧,发出一连串的叫声,它似乎拥有某些奇妙的能力,可以将自己的意念传递出来,何征听着它的叫声,分辨片刻:“它好像正在喊我……妈妈?”

  “这东西你打哪里来的?”柯文文也回过神来,凑到胖鸟身边,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,“能传递意识,还这么聪明的异兽,这东西绝对价值不菲!”

  何征正要回答,却看到胖鸟疑惑的看了柯文文几眼,小眼睛似乎扫过了柯文文平坦的胸脯,接着就又“唧唧,唧唧”的叫了起来。

  “唉?我也感觉到它的意识了。”柯文文一脸惊喜,“它在喊我爸爸,呵呵……”

  笑着笑着,柯文文忽然笑不出来了。

  “它这几个意思!”

  “别动手,它还是个孩子!”

  “唧唧,唧唧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ps:嗯……最后五千字的大章,本书到此结束了……

  一个月前就决定结束,但终究想要有始有终,断断续续把这段故事写了下来,拖到了现在,有些铺垫什么都舍弃了,何征是初代教宗这其实是准备在书结尾揭露出来的神展开,故事本身就是何征跟柯文文四处冒险、惹事,挖掘和平教会过往的故事,在这里就直接抛出来了。

  写这本书才发现,这种类型的文真不是我能搞定的,还是更擅长快节奏的类型……新书的话,这一个月终于搞定,已经上传,诸天云玩家,不过风格跟这本截然不同,感兴趣的可以去瞅两眼,就这样了~~~

上一章 | 下一章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